耳边的喊杀声太响, 尤其是投石机的轰鸣。

    加上面上伤处扰乱思绪,等郑涂意识到不对的时候, 后阵已经彻底乱了。

    “怎么回事?”

    郑涂惊怒, 他已经放任一些人去城中烧杀抢掠了。

    不求这些目光短浅、不堪大用的家伙继续卖力气,却也容不得他们来拖后腿。

    “胡乱冲撞者, 斩!”

    郑涂横眉竖目地喝道, 另外几个将领也及时反应过来, 下了差不多的命令。

    然而他们治军一向是靠圣莲坛的威吓哄骗, 这会逆军士卒看到惊慌退来的人群里竟有圣女, 顿时傻了。

    圣女白衣白袍, 非常显眼。

    众人仔细一看, 不止是圣女, 往日不可一世的圣莲坛护法、香主脸色都不好看。那些叫喊着乱跑的人,除了少数逆军兵卒之外,更多的则是捧法器吹号螺持经幡的教众。

    除了来投的江湖人, 其余圣莲坛教众是精心挑选出的, 没有能说会道的本事并一张五官端正的面孔,想要在圣女护法身边担当跑腿的职务属于痴想妄想。因被选上之后,还能跟着练拳脚功夫, 吃穿都好上许多, 所以是众人眼中的好差事,且能接近圣女跟教主,受的福运也比旁人强些。

    此刻唬得魂不附体,像没头苍蝇一般横冲直撞的, 竟然就是这些教众。

    逆军士卒一时愕然,不知该怎样执行郑将军的命令。

    “妖魔来了!”

    “妖魔掀起妖风,已经卷了教主跟李护法去……还杀了好几位香主……”

    “快去城隍庙,圣女说能请天兵天将做法除魔!”

    圣莲坛教众嘴里喊得响,却没有一个人敢挪动脚步往没有光亮的地方跑。

    他们没有来过南平郡府城,这会儿更是深夜,谁知道城隍庙在哪?出于求生的本能,他们只会跑向火光最明亮的地方,毕竟到了暗处他们跟瞎子也没什么差别,现在罗教主生死未卜,他们自然只能想到天授王。

    “星君救命!”

    “王上——”

    逆军士卒也被影响了,陆续惊慌转身。

    笃信紫微星君那套说辞的人,更是迫不及待地想要靠近天授王。

    圣女与护法们惊魂未定,等回过神发现不妙时,已经无法约束教众了。

    妖魔之说宛如一把双刃剑,现在反过来砍伤自己了不管他们怎样呵斥,亲眼看到护法香主惨死的圣莲坛教众吓破了胆,这些人曾经有多相信自己刀枪不入受赐福庇护,现在就有多么确信妖魔的恐怖强大,连一丝试图抵抗的念头都不会有。

    那可是妖魔!凡人怎么能抵挡得住?

    宛如一块石子投入湖中,泛起的涟漪飞速扩大,原本布列齐整的军阵已现溃乱。

    除了最前方杀得狂热战得双眼通红的先锋军,以及在他们后面压阵的部分精兵,其余人等都忘记了近在迟尺的城门,妖魔的威胁更可怕,他们急需有人站出来说几句安抚的话。

    天授王的马车无可避免地受到了冲撞,纵然有随侍的圣女跟几个圣莲坛高手呵斥,惊慌的人群依旧拼命涌来,向马车伸出手臂。

    ——人头攒动,数不清的手臂高举着挥动挣扎,衬着烈焰火光,犹如黄泉恶狱。

    马车上的“天授王”看到这番景象,纵有遮脸的面具,还是能看见他眼底满是惊惧惶急。

    他口不能言,身不能动,更是一个临时赶鸭子上架的傀儡,根本撑不住这样的局面。

    惊惧之下,人几乎要昏厥了。

    这时郑涂也从亲兵口中得知了事情始末,霎时神色大变。

    前日那个用刀的神秘高手退去后,郑涂估摸了一下对方的实力,想着刺客重伤可能已经不治了,两人再度联手卷土重来的机会不大,但郑涂仍然不敢冒险,伤势稍微好一点就整顿人马来攻打南平郡府城。

    没想到……对方除了刺客,还有别的人手?

    是风行阁?

    还是衡山派?

    郑涂脑中瞬间闪过无数猜测,江南局势并不明朗。

    从表面上看,这里最大的正道宗门是衡山派,然后是牵连无数消息渠道的风行阁,可实际上风行阁自己也有掰扯不清的麻烦,跟扬州的宁王势力有千丝万缕牵扯。荆州隐藏着西凉余孽,甚至吴王也不是省油的灯,用高官厚禄收拢了很多江湖人。

    “继续攻城,不能给荆州军喘息之机。”郑涂一面勉力镇定心神,一面强令属下收拢兵马。

    其他将领亦看出情况不好,他们比普通逆军士卒想得更多,假如天授王大军在这里失败,之前的所有优势都会付诸东流,荆州是被搅得一片大乱了,大家却没有得到什么实质上的好处。原本出身益州官场的他们,迫于形势,弃官为匪最后成了逆寇,可不是抢江南百姓三瓜两枣就满足的,再这样下去,别说封王拜相,怕是性命都要不保了。

    众将暗暗发狠,一定要攻下此城,彻底打溃荆州军然后收编逃卒,扩充势力。

    这是可行的,这年头吃谁家钱粮就为谁家卖命,尤其是一人吃饱全家不愁的,哪有什么忠心可言?至于那些满脑子都是神仙妖魔的愚众,死了拉倒!

    于是众将心照不宣,果断地抛弃了“天授王”,亲身上阵拼杀。

    火焰冲天,浓烟滚滚。

    郑涂相信以罗教主的武功,足够应付所有情况。

    退一万步说,打不过还能逃。

    郑涂只是伤了面孔,经过这几天的调息,那少许内伤早已痊愈了,而他跟罗教主联手,就算对上青乌老祖赵藏风也未必落得下风……

    该死!郑涂咬牙扶额,他心生不祥预感。

    自打到了华县,意外频生,郑涂已经不敢笃定地推算某件事了。

    “锵。”

    一样东西从天而落,直直坠在郑涂马前。

    马匹受惊长嘶,人立而起。

    郑涂骑术精湛,急

章节目录

鱼不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亿万爹地要征婚只为原作者天堂放逐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天堂放逐者并收藏鱼不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