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孙悟空叉腰埋汰站于半空的奎木狼时,嘎吱!青铜大门再次被推开,这次又走出一人,身高五尺四寸,披着黑袍感受不到一点修为,带着神秘,带着一张猴头面具,左手握着一把六尺赤色钢枪,枪身上隐约浮现三字“女儿红”,微微一抖,枪尖散发着幽幽的寒芒,如被关在笼子里等着嗜血的野兽,又似乎在警惕着暗中的一只老狐狸。https://

    



    这里的动静也吸引了尝试进入五色光柱无果的陆言殇与无支祁,有一股情切感在此地己方之人心中,这个带着猴头面具的人到底是谁?尤其是陆言殇,有一股血脉相连的感觉。

    



    猴头面具人握着赤色钢枪径直走到五色光柱前,没有人阻止他的靠近,潜意识里大家都认同了此人,这很奇怪却又觉得合情合理,就连这里明面上唯一敌对的奎木狼也看着,他的第六感与嗅觉异于常人,从此人出现到现在,脑中的警报就没有停过,比面对孙悟空还强烈,他身上有一股快要成为实质的血腥气,是那种从尸山血海里走出才会有的血腥气,他到底杀了多少人,血腥气中还有神性颗粒,他屠过神,而且不止一位。

    



    奎木狼一脸警惕加意外的表情,让本就对猴头面具人有亲切感的众人放心,此人与天界无关,更近一步确定灵明石猴与通臂猿猴的突然出现也与其无关,显然这个猴头面具人才是青铜大门的主人。

    



    站在五色光柱的猴头面具人好像发现奎木狼地盯视,回头,透过猴头面具上的眼孔回看,发出沙哑不辨年龄的声音说了一句不太相干的话。

    



    “死便死了,又何须再次唤醒,她还是她吗?小心百花羞,魔尊没有那么好心!”

    



    就是这么一句大家都听不懂的话让奎木狼后背全是冷汗,多少年了没有这种吓出汗的感觉,他是如何知道自己心灵深处最大的秘密?

    



    猴头面具人看着奎木狼不知所措的表情没有再说话,回过头看着面前的五色光柱,伸出右手凭空一吸一抓,青铜大门迅速缩小至一块令牌大小飞到他的手里,猴头面具人看了一眼迷你版的青铜大门,朝着光柱用力一压,他这是想要以青铜大门为媒介打开进入中心的门户。

    



    青铜大门与五色光柱相互摩擦发出一连串让人牙酸的声音,火花四溅,不行吗?就在大家都心灰意冷的时候,猴头面具人拿着青铜大门的右手同样五色光芒溢出,五行能相生,那么也可以相克!猴头面具人的五色光芒纷纷对应五色光柱的被克制光芒,金克木,木克土,土克水,水克火,火克金!

    



    “给我进去!”

    



    猴头面具人大吼,全部力量都用来与五色光柱较劲了,失去了一切隐蔽自己的手段,这次是一个少年的声音,难道他还是个年轻不像话的少年郎!由于五行相克把五色光柱的大部分力量消去,顺利地把青铜大门硬生生的按了进去慢慢变大。嘎吱,青铜大门打开,武平昌与男婴昏迷倒在地上,不远处五行菩提子散发大道的规则支持着光柱冲霄!

    



    猴头面具人一步跨入,陆言殇无支祁随后跟入,轰隆,随即青铜大门关闭变回令牌大小飞向内部的猴头面具人,握住迷你青铜大门,再次与外界隔绝,外面的人面面相觑,刚才是什么神仙操作,喂,我们还在外面!

    



    刚从后面跟进来的陆言殇速度很快,已经把昏迷地武平昌抱在怀里,男婴抱在武平昌怀里,被武平昌用双手紧紧的护住,身上满是伤痕,情况不太妙,武平昌的生命气息在下降,落得如此是因为她第一时间保护怀中男婴,无支祁也有些着急,可还是一脸郑重警惕的看着猴头面具人,

    



    “你到底是谁?”

    



    猴头面具人把青铜大门别在腰上,左手中赤色钢枪依旧被他拿着,散发着嗜血的危险气息。

    



    右手缓缓往脸上的面具移去,无支祁紧了紧手中黑色的钢叉,只要对面的有什么不对就先捅出三个窟窿先,可是等到猴头面具人摘下面具与兜帽,支无祁与正在照顾武平昌的陆言殇都呆住了,他们不敢相信,在猴头面具人与昏迷的武平昌之间相互看着,因为对面少年活脱脱是一个女扮男装的武平昌,就像他们第一次见到从空间风暴掉下来的武平昌,那时的第一映像就是:真乃乱世佳公子,偏偏美少年,若是女的定也倾国倾城。可怜无支祁把当时的武平昌当男子看待,少了先机,拥

章节目录

混世圣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亿万爹地要征婚只为原作者倾城何须女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倾城何须女子并收藏混世圣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