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后,西牛贺州万寿山五庄观,冬日午后的阳光格外舒服,透过树叶间的缝隙落在身上,如一块块闪耀迷人光芒的黄金,这时,一阵小风吹来,又变成了舞池里的霓虹灯,耳中听着树叶与树叶间的摩擦声,让刚才的风少了一丝冷意,多了一分安然,小嘴微张,哈切起来,浓浓的倦意袭上心头,眼皮也开始谈起了恋爱,高喊着:在一起,在一起。https://

    



    一个五岁的白衣小道童生得如年画里出来的瓷娃娃,满脸的胶原蛋白,让人忍不住想上前捏一下,依偎在一位女道姑的怀中,双目紧闭,长长的睫毛微动,已然熟睡。

    



    女道姑乃是五庄观的大师姐,道号彩云,本生得美貌,看着只有二八年华,鹅蛋脸、琼鼻、樱唇、柳叶眉,最后一双勾人的桃花眸,真如天上的仙子下凡霍乱世间,她坐在树下,身上的白色道袍紧绷,勾勒出完美的身材,前凸后翘,怀里抱着熟睡的小道童,用玉手轻轻为其拍打后背,母爱泛滥。小风徐徐,树叶沙沙作响,透过树叶的阳光金斑晃动,自己也有些倦意,微眯着眼睛,拍打着的手速变慢,也要睡去。

    



    这一幕让暗中警戒道观或者偷窥彩云大师姐的师兄弟们纷纷咬牙切齿,恨不得自己代替那小道童,可随后又唉声叹气起来,他是师尊镇元大仙五年前游历带回的小师弟,及其受宠,更何况吃一个五岁小屁孩的醋,说出去会被别人笑话,再加上小师弟三魂缺少人魂,思想呆傻,对自己等人又有什么威胁。

    



    “啊!”五岁大的小道童突然一声嚎叫,吓得刚要睡着的彩云大师姐也是一个激灵,站起,抱紧,那双好看的桃花眼环顾四周,带着警惕与杀机,确认暗中警戒情况,提防随时出现的危险。

    



    嚎叫后,怀中的小道童迅速平静下来,睁着大眼睛观察着四周,又举起双手看了看,这白白胖胖的包子是什么,两个包子上还有各五根小小的水萝卜,这么一动,露出左边衣袖内的一串紫玉手链,慈母手中线!

    



    彩云大师姐发现四周无恙,放下心来,这里是五庄观,怎会有什么事呢?是不是小师弟做噩梦了,低头一看,发现小师弟正看着自己的胸,那眼神与其他师兄弟看自己的眼神何其相似,色眯眯的,下意识的一扔,一团胶原蛋白呈抛物线抛出,落地,传来痛呼声,然后归于平静。

    



    彩云大师姐反应过来,发现自己都干了什么,迅速跑到小师弟摔倒的地方查看,樱口微呼,松了一口气,拍拍胸口。

    



    “还好,只是摔晕了。”

    



    听到这话,暗中的师兄弟们一连串省略号,什么叫还好,只是摔晕了!

    



    彩云大师姐想起小师弟色眯眯的眼神,犹豫了一下,嗯,自己想多了,小师弟少魂呆傻,怎么会露出那么灵动的眼神,想明白这些,伸手抱起小师弟,一块手掌大小的青铜令牌从衣服中滑落。彩云大师姐捡起一看,是一块很细致的牌牌,上面的龙凤被雕刻得栩栩如生,小师弟身上有这东西吗?之前给他洗澡时怎么没有发现,五年中也没有这东西的印象,嗯,算了,可能是小师弟新的玩具吧。彩云大师姐把青铜令牌放回小师弟怀中,顺便也把脖子上的菩提子吊坠放回衣服内,抱着昏迷的小师弟,向着师尊镇元大仙修行的地方行去,她还是有些不安,应该找师尊看看,顺便让师尊查查小师弟有没有被自己摔坏了,他可是自己这些师姐妹间的宠物,不,说漏嘴了,是宝贝。

    



    迷迷糊糊中,紫光环绕,可头还是好痛,刚才那个姐姐是好看,就是太野蛮了?对了,在那之前,我不是被朱雀的灭灵神箭杀死了吗?即使没有杀死,也会被未来消除,现在的是什么情况?我回到自己小时候肉乎乎的身体里了?!

    



    “小友!别来无恙!”

    



    一个浑厚的声音传入耳中,一下坐起,看着面前穿着白色道袍体态仙风道骨的中年道人,嘴巴都不利索了。

    



    是的,这个小师弟就是你们所想的,没错,就是陆未央,而且是那个逆转了未来的陆未央。

    



    “镇…镇元子?”

    



    五岁的陆未央看着中年道人吃惊道。

    



    “很好,刚才本仙看你三魂已然完整,卜算一番,虽然算不出你小子未来的命数,但从侧面迂回计算,不难发现你回来了。不过不用担心其他人能算出,本仙是特例,本仙有未来记忆。也是,老天爷是公平的,你这个始作俑者怎么会消失?捅了那么大个窟窿就想拍拍屁股走人,想得倒美!擦屁股的事还是自己做吧!”

    



    镇元大仙笑着的看向陆未

章节目录

混世圣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亿万爹地要征婚只为原作者倾城何须女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倾城何须女子并收藏混世圣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