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晚,明月初上,陆未央把浴桶搬到茅草屋外的空地上,倒上已煮好的绿色药水,脱去衣服,露出黄金比例的身材,脖子上的菩提子与手臂上的紫玉手链闪闪发亮,一下扎进浴桶中,只剩一个脑袋靠在浴桶的边缘,看着漫天的繁星,呼出一口浊气,一扫白天打理烟草地的疲劳。https://

    



    “本仙记得第一次泡澡那会,你那哭爹喊娘的劲!怎么这会如此惬意?”

    



    镇元大仙无声无息的出现在陆未央浴桶旁边,脸带笑容。

    



    陆未央看着头上的星星,没有被吓到,对镇元大仙无声无息的出现习以为常,也许吓着吓着也就习惯了。

    



    “先生,你又不是不知道药浴的效果,我现在未修行便有筑基第二大境界青铜二三品的实力,既然占了这么大的一个便宜,那么过程必定是痛苦的,我只不过是苦中作乐而已。不过,先生,这十年不间断的药浴,应该把你的老底用的差不多了吧!”

    



    陆未央把毛巾拧干叠成长方形放在额头,药液渗入毛孔,进入肌肉、经脉与骨骼,没多久一些黑色物资从毛孔中流出,把绿色的药水染得有些黑。

    



    “好一个苦中作乐,世上的事总是这样,既然你想得到什么,那么就必须放弃另外的一些什么,希望在这漫漫修行路中你一直能苦中作乐。只是你太小看本仙了,虽然肉疼,但还未到伤筋动骨。”

    



    镇元大仙淡淡的说道。

    



    “先生,你知道我第一次杀人吗?”

    



    陆未央十年来第一次说起之前自己的事,这让镇元大仙有了点兴趣,拿出一根雪茄,叼在嘴上,食指与拇指一搓,一团火焰出现点燃雪茄,甩了甩手熄灭火焰,看了一眼浴桶里的陆未央,点了点头,示意他说。

    



    “先生请为我换水!”

    



    “好小子,得寸进尺了,也罢!”

    



    说完镇元大仙摇头一笑,一个响指招来茅屋后灶台上烧着金色药水,另一只手手指点向陆未央的浴桶,嘴中轻念起,浴桶内已然黑色的药水浮空,一甩手泼到旁边的空地上,这时烧好的金色药水已飘到陆未央头顶,镇元大仙嘴角一翘,收回施法的手,去拿嘴上的雪茄,没有了法术支持的金色药水劈头盖脸的浇在陆未央头上,让眯眼惬意的陆未央一阵手忙脚乱,一个猛子探出头了,一抹脸上的药水。

    



    “先生!来日方长!”

    



    镇元大仙露出坏笑。

    



    “第一桶药浴去污,第二桶药浴存精,你有什么好抱怨的!快讲你第一次杀人的情景!”

    



    陆未央一脸无可奈何的表情,继续把头靠在浴桶边缘,当他回想之前自己时,表情恢复正常,眼前的事物开始变化。

    



    回到东海与其他海的交界处,那里处于三不管地带,所以四海龙宫的势力在这个地方都不管用,管理这里是碧海潮音阁,无支祁叔叔就是这里的阁主,有一天他提着一个昏迷的六旬老人走到我面前,那年与现在一样,十五岁,对于出生便是筑基黑钻九品的我来说,我的修为丝毫未进,也许如此不上进的我让人失望,无支祁不由分说的叫我杀了他。我没有动手,结果无支祁叔叔把关在密室里饿了七天,修为还未到辟谷,饿晕了过去。

    



    当饿晕的我昏迷中醒来,来到另外一个密室,再次见到了那个六旬老人,看他的样子与我一样都饿了七天,有气无力的握着一把铁剑,五米的距离都让我能听到他抖动铁剑发出的声响。

    



    我舔了舔发干的嘴唇,试图用为数不多的唾液滋润一番,看了看自己周围,发现自己手边也放着一把铁剑,突然,我从老人的眼中发现一丝杀意,于是我下意识的用尽全身力气拿起放在我手边的铁剑,指向老人。此时密室中响起无支祁叔叔的声音。

    



    “杀了那个少年,我给你自由。”

    



    老人一听,手不在抖动,眼中的杀意不加掩饰。我一听无支祁叔叔这话,原本想喊救命的声音被自己生生压回肚中,紧接着,密室里又响起无支祁叔叔的声音。

    



    “你不是不愿意杀人吗?现在我给你理由,一个想杀你的人你杀不杀?你现在很饿吧!一顿饱饭你杀不杀?”

    



    无支祁叔叔的两个问题让我沉思,听着肚子咕咕的叫声,看着不远处老人的逼近,他喉咙滚动了一下,我感觉他不止想杀我,于是选择了暂时逃避,我用仅剩不多的力气与老人绕着圈,很累很累,又饿又渴的我快没力气了,当我看到手中没有扔掉的铁剑,我知道潜意识里选择是什么了,可我还是不想杀人!

    

章节目录

混世圣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亿万爹地要征婚只为原作者倾城何须女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倾城何须女子并收藏混世圣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