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昭衣点头,侧首往外面看去。crshuwu.com

    那几人正在离开,同伴的尸体被他们带走了,不见先才那个女人。

    夏昭衣收回视线,抬眸望老者:“幸亏师父来得及时。”

    老者看着她,女童肤色太过苍白,唇角都血色尽失,这眉眼,这口鼻,皆是陌路人。

    老者用锤子在地上拨了片空地,回身靠柱而坐,说道:“坐。”

    夏昭衣拢眉,垂首拨开白骨,在老者身旁坐下。

    师徒二人,一高一矮,并肩坐着,光线来源于远处落在地上的一支失了主的火把。

    寒风携着寒潮,将火把寒光吹得摇晃,老者开口说道:“我在此千秋长殿至北的一座炼丹石室中砸了一根柱子,里面有具粗略做过防腐处理的女童尸身。”

    “女童尸身,防腐处理?”夏昭衣望着前方黑暗,低低道,“……莫非,这女童的脸和我很像?”

    老者侧头朝徒弟看去:“你如何得知。”

    “看来真的如此,”夏昭衣说道,“我是随口猜的,这伙人为首的女人,她在见到我的脸后大惊失色,像是见了鬼,前后待我的态度判若两人。而师父砸了那么多柱子,唯独将这名女童拎出来在同我一见面时便说,可见不一般。”

    以及一直缠绕她的那股寒意,她先前频频不解,这寒意来自何处,方才女人一直想唤她出去时,她忽然想到,也许这寒意与她夏昭衣无关,是这阿梨。

    说着,夏昭衣抬眸,看向老者:“师父故意甩开师弟,是想先寻到我,与我通风,好去应对师弟及我二哥吗?”

    老者面无表情,半响,点点头:“与你谈话,甚是省事。”

    夏昭衣微微一笑:“师父,许久不见你笑了。”

    “僵了。”老者说道。

    “什么?”

    “脸。”

    “噗,”夏昭衣笑道,“胡扯,怎么可能呢。”

    老者不再说此,转了话锋,说道:“半年前,你是如何醒来的。”

    “被人打醒的,”夏昭衣说道,“糊里糊涂就挨了一顿。”

    “阿梨,”老者缓缓念出二字,说道,“你觉得,这阿梨与柱子中那女童,会是孪生姐妹吗?”

    “我未曾见过,不知有多像,但看师父这说辞,应是像极?”

    “还是不见为好,那女童面貌狰狞,神情诡异,你二哥与支离皆吓得不轻。”

    “将我二哥都吓到了?”夏昭衣讶然。

    “乍一眼的冲击之感,他吓到也不足为奇。”

    夏昭衣点点头,轻叹说道:“幸好师父提前知会我,否则在二哥跟前,我还云里雾里。”

    “你可知阿梨姓什么。”老者问道。

    “我不知道,谁都唤我阿梨,若阿梨与那女童真是孪生姐妹,按此千秋殿柱子里皆是乔家之人来推,或许阿梨姓乔,说来,”夏昭衣皱眉,若有所思道,“关于阿梨,我大约得知两点,一,她去到那匪帮应不久,因为当时我醒后,来送药的那名女童,我不知她姓名,她也不觉有异,并未因此疑惑我。第二,阿梨在林又青死前,与林又青过从甚密,因而才

章节目录

娇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亿万爹地要征婚只为原作者糖水菠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糖水菠萝并收藏娇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