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恒浅笑,眉眼皆温柔,和在外面时俨然就是两个人。kytxt.com

    陆瑶刚醒来,抱膝坐在床畔,一双脚丫细腻白皙,脚趾像嫩笋芽儿似的,并在一起,指甲粉嫩粉嫩,惹人怜爱。

    赵恒伸手握住,白日里陆瑶有些不好意思,要挣开,他却拉着不放,另一只手握住了脚踝:“这都害羞?”

    陆瑶被他这么一说,越发的不好意思,脸上顿时晕染出淡淡的绯红色,宛如一朵绽放得郁郁娇艳的玫瑰,看得赵恒喉咙愈发地紧了。

    “窈窈……”声音有些沙哑。

    陆瑶抬脚踹他,赵恒没有用力,怕力气大了伤着她,便顺着她的力道,这一脚便踹到了赵恒肩膀。

    “反正今日不用出门,一次跟两次没有区别,”赵恒凑了过去,用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道。

    陆瑶简直服了,撅起红唇:“不出门,脸面也不要了,再说,堂堂太子殿下,吝啬的连早膳都要省了?”

    赵恒这才想到,可不是,这都巳时过半了,早膳还未用呢。

    赵恒弯唇,捏她绯红的脸蛋:“我让人送进来,就在这里用,我喂你!”

    陆瑶嫌弃的拍开赵恒的手:“你摸过脚了!”

    赵恒捉住陆瑶的脚背亲了一口又要亲刚才拧过的脸颊被陆瑶伸手把脸推开了:“起开!”

    赵恒大笑:“我都不嫌弃,你倒是嫌弃自己。”

    这脚丫白的跟剥了壳的鸡蛋似的,多好啊。

    陆瑶扁了扁嘴:“我不要在床上吃,等下若是洒了,晚上我可不要在这儿睡,现在罚你亲自去厨房拿膳,若是不合胃口,我可不吃!”

    赵恒见状,点头笑道:“好,好,好,小的亲自去给太子妃娘娘拿膳,你老人家且等着!”

    赵恒恋恋不舍的松开陆瑶的白嫩嫩的脚丫,走到门口时还朝陆瑶眨眨眼睛,小声道:“等我回来!”

    逼的陆瑶差点把枕头丢过去砸他,太子殿下的脸皮,如今厚的简直令人发指。

    陆瑶赶紧起床,叫了夏竹和秋霜进来给她梳洗上妆。

    看来,抚恤金那件事赵恒已经处理好了,否则,哪有这样的闲情逸致。

    赵恒提着食盒进来,发现陆瑶已经梳洗完,端端正正的坐在桌前了。

    赵恒叹气,陆家人都是属狐狸的,总是骗他这个老实人。

    居然生不起气,他现在真是越来越心胸开阔了,啧啧。

    陆瑶早上比较喜欢喝软糯的红豆粥,里面加了百合,补气血的,很适合女孩子喝。

    陆瑶和赵恒这边气氛温馨,可今日的早朝就是另一番情景了。

    正如赵恒所说,今日的早朝热闹极了。

    户部的官员昨日在九王府门口闹腾了一夜。

    为什么是一夜?

    九王妃哪里肯承认那十万两银子的事。

    而九王也是个心大的,再加上并不知道这银子是什么银子,觉得这事既然是九王妃惹出来的,他才不管。

    两个人又大吵一架之后,九王爷抱着小妾睡大觉了,并威胁侍卫甲,不准再打扰。

    这可苦了户部的一众官员,八月份的天气,夜里还是有些冷的。

    严明舟心道,这九王府的人真不是东西,不还银子就算了,连门都不让进,无情!

    既然他们无情就都不要怪他们无义了。

    九王府的人这一夜也没睡好,为什么,打更的在府前敲了一夜,每次都在快睡着的时候敲一下。

    深夜里的敲锣声……绝了。

    第二日天刚亮,九王府门前就围了不少人指指点点。

    “听到了吗,九王府仗势欺人,劫走了阵亡将士的抚恤金?”

    “这也太过分了,怎么连死人钱都不放过,不怕被那些人带走吗?”

    “简直丧心病狂,太欺负人了!”

    ……

    严明舟做过地方官,最能抓住百姓的心思,百姓对这种事最能感同身受。

    严明舟带着户部官员跪下:“臣求王爷王妃出来一见,若是不能归还这十万两银子,臣无颜见皇上,更愧对死去的将士……”

    严明舟话一落,义愤填膺的百姓跟着一起喊:“还钱,还钱,还钱!”

    严明舟看到舆论目的达到,心里稍松了口气。

    大家都是要脸面的,他都不信这个样子,九王府还要当缩头乌龟。

    他才不管是九王妃借的还是九王爷借的,总之,他认准了九王府就没错了。

    九王爷被锣声吵的一夜没怎么睡好,第二日又闹成这样。

    怒气冲冲的冲到九王妃的院子,掀了桌子:“本王的颜面都被你丢光了,本王要休妻!”

    如今的朱家可不能和以前比了,再怎么说他都是王爷。

    “休妻?臣妾这么多年勤勤恳恳,并无过错,再说臣妾根本没有拿那十万两银子!”九王妃根本不承认。

    “没拿?你当本王是傻子,你不要以为本王不知道你和李嵩的事,那银子是他孝敬你的吧,严明舟在王府守了一夜,你自己去瞧瞧外面闹成什么样子?”

    九王爷要被这蠢妇气死了,指着九王妃的鼻子直骂。

    九王妃没想到事情会闹的这么大,谁想到严明舟堂堂户部尚书竟会为了区区十万两银子像泼妇似的撒泼,真是乡下来的乡巴佬。

    “本王告诉你,你若不把这十万两银子吐出来,本王可保不住你!”

    “夫妇一体,臣妾若出事,王爷也别想好过。”九王妃也豁出去了。

    这些年她过的什么日子,净追在他后边处理他那些莺莺燕燕了,若不是她有些手段,他外面的孽种只怕九王府都住不下。

    “毒妇,蠢货,天地造物不测,怎么会生出你这么个蠢货,本王这就休了你!”

    朱家这些年在京中威望不比以前,九王现在也不怎么把九王妃放在眼里,休妻的念头也不是一日两日了。

    “休妻,这婚是皇上赐下的,除非皇上圣旨,否则王爷可做不得主!”

    “本王这就去找皇兄去!”

    “好,你去,你现在就去,反正这十万两我是拿不出,到时皇上怪罪,谁也别想讨过,最好皇上一纸圣旨,抄了这九王府……”

    九王踹了脚边的圆凳:“上天造物不测,上天造物不测啊,朱敏琴,你闯大祸了!”

    九王踉踉跄跄的出了九王妃的院子,早知道这个蠢妇会惹来大祸,果然啊。

    九王无奈的拍脑门,先把户部那帮讨债鬼打发走

章节目录

陆瑶赵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亿万爹地要征婚只为原作者心有瑶光楚君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心有瑶光楚君意并收藏陆瑶赵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