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水湾别墅,傅寒铮正搂着慕微澜要入睡,手机响了起来。hzshuwu.comhttps://

    慕微澜蹙了蹙眉头,“这都快十二点了,谁打电话给你?”

    傅寒铮抬手取过床头柜上放着的手机,来电显示,祁彦礼。

    ……

    蓝调酒吧。

    傅寒铮到包间时,祁彦礼已经喝得半醉。

    一见傅寒铮进来,祁彦礼起身就攥住了傅寒铮的衣领,红着双眼盯着他:“你告诉我,她为什么不是乔桑?”

    傅寒铮目光冷静理智的盯着他,开口道:“她从来都不是乔桑,她是乔洛,她是另一个人。”

    祁彦礼跌坐在沙发上,双手痛苦的抱了抱头,声音沙哑阴郁:“所以我该放她走?”

    “如果你爱她,就抓住机会,乔桑已经走了这么多年,她也会希望你幸福,如果你是因为负担和负罪感而错失这段感情,我觉得那不值。”

    爱?

    祁彦礼深深吸了口气,连他自己都不清楚,他如今爱的人是谁。

    是乔桑吧,好像又不是。

    是乔洛吗?但他看她时,总会下意识的带着看乔桑的影子。

    这不正常。

    傅寒铮在他身边坐下,抿了抿薄唇道:“乔桑走了这么多年,你就没想过,也许你早就不爱她了,你对她不过是一种执念?”

    祁彦礼深深地闭上眼,低低的叹息了一声,“我不知道。”

    他对乔桑的感情很复杂,就像是年少时的一根刺卡在喉咙卡里,他想拔出来,可是很痛,所以他不敢拔,可是现在让他吞下去,把那段感情全部消化干净,以前他没有过这种想法,这种念头是今天第一次出现,可以消化干净吗?

    他不知道,他真的不知道。

    傅寒铮伸手拍了下祁彦礼的肩膀,“太过沉溺于过去的人,会生病。以前我沉溺于对乔桑的愧疚里,所以我一度想自杀,把这条命还给你和乔桑。后来小澜出现了,我就再也没有过这种念头,我也希望你生命里可以出现一个女孩,让你迎接新的生活。”

    祁彦礼抬头沉默的望着他。

    傅寒铮认真的说了一句话:“跟过去和解吧。放下乔桑,也放过你自己。”

    祁彦礼眼底,一片深沉如海。

    ……

    一整夜,祁彦礼没有回来,乔洛就坐在卧室的床边,看着窗外难得明亮的夜色,枯坐了一夜。

    第二天一早,乔洛洗漱好后,想下楼跟杨嫂打个招呼就离开,可一下楼,就碰上祁彦礼带着身上还未散去的酒气回来。

    隔着虚无的空气,四目对上。

    祁彦礼先避开视线,却径直朝餐桌边走,他手里拿着两份合同,乔洛以为是他公司的文件,没问。

    乔洛说:“我待会儿就离开这里,以后我们可能也不会有再见的机会……”

    话音未落,祁彦礼再度抬头看向她,“过来看看这份文件吧。”

    “什么?”

    乔洛走到餐桌边,只见那两份文件上,写着结婚协议四个大字。

    乔洛眼底一颤,“你什么意思?我说过,乔桑是我姐姐,我不是……”

    “我的意思是,我们结婚。”

    祁彦礼直接打断了她的话,目光定定的望着她,眼底没有一丝玩笑,认真又严肃。

    “……”乔洛一时无法反应,脑袋一片空白。

    跟他结婚,是曾经乔洛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祁彦礼黑眸扫过那两份文件,说:“这两份文件,我都签过字了,你签字,协议就会生效,我们找个时间去领证。”

    “我不是乔桑。”

    “我知道,你是乔洛。但我也知道,你爱我,否则不会在快过年的时候跑回北城,其实你是想偷偷看我一眼,然后再悄悄地离开,是吗?”

    乔洛的心事全部被揭穿,但她没有尴尬,而是大方承认了,“是,你说的都没错,我爱你,但你不爱我,不是吗?结婚是两个相爱的人心甘情愿在一起,你心里不是我,也不应该跟我结婚。”

    祁彦礼沉默了几秒,看着她清亮的水眸说:“我不确定我爱不爱你,我需要时间看清楚我自己的心,但在

章节目录

如水微澜暮寒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亿万爹地要征婚只为原作者慕微澜傅寒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慕微澜傅寒铮并收藏如水微澜暮寒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