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傅默恒和江陆时常来这家高级俱乐部打台球,所以包下了台球室内占据c位的那桌。https://

    傅默恒之前开玩笑说过,那桌对他气场。

    这事儿也很邪。

    换桌打的话,风水像是变了一样,江陆总是赢。

    只要在c位桌打,傅默恒赢的概率是百分之八九十。

    之前,江陆还为此叫嚣过要换桌打。

    不过自己人换桌打,那是乐趣,眼下被人霸占了自己包的台球桌,又是另一码事。

    霸占他们那桌的,是傅默恒在学校的死对头,上官毅和他一路货色的小弟们。

    上官毅拿起台球杆,他身后的小弟屁颠屁颠的递上巧克粉,帮他摩擦着台球杆的皮头。

    傅默恒不屑的斜了上官毅一眼,笑意匪气:“想打台球边儿去,这一桌,你恒爷包了。”

    上官毅拿着擦好巧克粉的台球杆,对准了桌上的白色母球,一击,打散那些目标球。

    上官毅从台球桌上直起身子,耍滑头道:“我看看这桌上有写你傅默恒的名字吗,我找了半天,也没找到你的名字啊,所以,恒爷,你凭什么说这张台球桌,只有你能打?先到先得,恒爷再霸道,也得懂点规矩吧?”

    上官毅单腿坐到了台球桌上,明显是来挑事的。

    傅默恒道:“江陆,你去叫俱乐部经理过来,让经理告诉他,这桌被谁承包了。”

    没一会儿,江陆便将俱乐部经理叫了过来。

    傅默恒是傅家的少爷,经理不敢得罪,至于这个上官毅,也是官宦子弟,也不好得罪。

    双方都是有权有势的人,只能讲理。

    经理推了推鼻梁上的眼睛,礼貌笑道:“上官少爷,是这样的,傅少爷一直是我们俱乐部的常客,这桌他之前就跟他的朋友常年包下了,所以这桌平时是不招待其他客人的,算是傅少爷的专属台球桌。”

    上官毅坐在台球桌上,举着台球杆戳了戳经理的胸膛,力道很大,无礼又霸道,“你的意思是,我今天必须把这桌让给傅默恒是吗?”

    经理被上官毅的台球杆戳的往后退,脸上却是堆着笑,道:“理论上来说,是这样的。”

    上官毅举着台球杆又要戳经理时,傅默恒冷着俊脸,忽然握住了上官毅的台球杆。

    “给脸不要脸是吧?”

    上官毅从台球桌上跳下来,伸手指着傅默恒的胸膛,“傅默恒,谁不要脸啊,你说谁呢?”

    “我说你。”

    傅默恒猛地握住上官毅的肩膀,一个过肩摔。

    “砰!”

    “啊!”

    两道声音,同时落地。

    江陆站在一边,拧开一瓶汽水,悠哉的喝了口,瞧着这惨状,并不意外。

    傅默恒将白衬衫领子上的学生气领带,给扯了下来,丢在地上,领口微敞。

    他扫了一眼上官毅的小弟,“还有人要来吗?单挑还是一起上?”

    那些小弟见状,纷纷露出惧色,往后直退。

    上官毅浑身痛的仿佛散架,见小弟们都跑了,爆了一句粗口:“靠!一群孬种!”

    傅默恒垂眸看着地上的上官毅,冷笑道:“战斗力这么弱,也好意思来单挑你恒爷,活腻歪了。”

    上官毅从地上爬起来,忍着痛意一骨碌跑到台

章节目录

如水微澜暮寒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亿万爹地要征婚只为原作者慕微澜傅寒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慕微澜傅寒铮并收藏如水微澜暮寒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