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玄月听到这里,她是被噎的一句话说不出来,登时火冒三丈,但是转念一想,这件事情怎么又跟游离扯上关系了呢?

    武玄月虽是容易一时冲动,但是她也是一个神经过敏的人,只要听到“游离”两个字,她就会变得特别敏感,毕竟这个人跟自己又说不完的渊源。

    想到这里,武玄月缓缓蹲落了下来,换了副客气的态度,好生询问单仁邪道:“这件事情又跟游离有什么关系?”

    单仁邪不爱搭理武玄月,因为在他眼里,兰静官就是一个为了攀附权贵,可以陷害抛弃手下的阴险之人——

    自打单仁邪从那一天被拖入大狱之后,他越发的憎恶眼前的女人,一想到那一日她当着青藏王的面,将所有的罪状都推到了欧阳琳琳的身上,那个时候单仁邪就已经恨透了眼前的女人。

    所想,这人养了一条狗,时间长了还会有感情,更何况是朝夕相处的姐妹呢?为什么这个女人可以这么狠心?为了自己的荣华富贵,连自己的好姐妹都可以拿出来顶包背黑锅,难道她的良心就不会痛吗?

    她的良心怎么会痛呢?因为这一切都在她的掌握中!

    单仁邪伏地大拜依旧,口中大喊冤枉,就当眼前的女人是透明。

    单仁邪无视武玄月的存在,这是对她最大的侮辱。而武玄月并不怪罪与他,因为她知道这个男人虽然蠢笨,但是从来没有什么坏心眼。

    而现在这般绝境,肯定是有人做了什么手脚。

    武玄月挽袖扬手,一巴掌拍在了单仁邪的头上,几分厌烦道:“你跟我别喊了!我问你话,你没有听清楚吗?这件事情又跟游离扯上了什么关系?为什么刚才你会提到他!”

    单仁邪抬头反着眼皮,白了武玄月一眼,他虽是不喜欢兰静官这个人,但是鉴于她现在算是青藏王身边的红人,没准自己的申怨能够通过她传达到青藏王面前,一想到这种可能性,单仁邪终究还是松了口。

    他瞥眼努嘴道:“游离告诉我,青藏王已经逮捕了欧阳琳琳,若是我不承认叛国的罪行,青藏王就会严刑逼供欧阳琳琳,直到她肯松口为止……”

    听到这里,武玄月睁目颤睫,继而磨牙怒吸,心中终于有了数!

    好你个游离——这两面三刀的本事可谓精妙高深!!

    这花腔阴谋都已经耍到青藏王这里了是吗??

    挑拨离间君臣关系,你步步上位,最后还是连曾经有恩与的单仁邪也容不得是吗?

    武玄月仰头深吸,努嘴啧舌,她满腔怒火即将爆发,却在此刻硬生生被压了下去——

    武玄月耐着性子,深深出了一口气,继续盘问单仁邪道:“然后呢?你是怎么做的呢?你都认下了罪名了是吗?这些莫须有的罪名,就想当初,你被赶出天门,连辩解都为自己辩解一声,然后全都抗在自己的身上是吗?”

    单仁邪眼神垂落,默默地低下了头,一想到青藏王眼眶发红的那一个场面,他的心颤抖疼痛。

    武玄月看到这里,心里已经明白了一切

章节目录

将武生之武家庶女别太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亿万爹地要征婚只为原作者莫晓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莫晓苏并收藏将武生之武家庶女别太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