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府的温室之中,张纵手手拿着剪刀,认真的将一些花草的可有可无剪下来,天气冷了,这些花草也全都搬到了温室里,只是有些花草还不太适应温室里的环境,导致一些枝叶枯死,这些都需要及时的修剪下去。

    这段时间张纵倒是十分的悠闲,随着年龄的增长,李重业对政务也越来越熟练,已经不需要张纵再呆在他的身边指点了,另外这段时间也发生了太多的事情,特别是泥涅师的战死,对张纵也造成了严重的打击,所以他也特意请了假,最近一直呆在家中休养。

    修剪过花草后,张纵又拿起水壶,给一些抽水的花草浇水,不过温室里不怎么透风,浇过水后土壤也干的比较慢,所以张纵也十分小心,万一水大了很容易让花草烂根,或者生出什么病害来,毕竟万事万物都有一个度,水少了不好,水多了同样也不好。

    把握好一个度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小到浇花,大到治国,都需要把握好这个度,比如张纵请假在家,也并不仅仅是为了休养,另外还有一层意思,那就是避嫌。

    其实早在李弘刚去世时,张纵就已经预料到会有这种情况发生,毕竟他在朝中的地位实在是太特殊了,从私人关系上来说,他即是李重业的姑丈,又是李重业的老师,这两重身份让李重业对他极为信任,甚至可以说到了言听计从的地步。

    而于公来说,张纵还是李弘指定的顾命大臣,虽然他只是门下侍郎,但却已经入阁,手中握有实权,再加上又一手组建了武学堂,在军中也拥有极高的影响力,可以说张纵现在其实就是一个权臣,甚至已经威胁到皇位了。

    身为一个权臣,哪怕张纵自己没有半点野心,但也引起了朝中一些人的猜忌,甚至已经有人在暗中给李重业说张纵的坏话,让李重业防备张纵有不臣之心,当然李重业也气的把这些人给狠狠的骂了一顿,有几个还因此被贬官。

    对于上面这种情况,张纵自然也看在眼里,这也立刻引起了他的警惕,虽然他相信李重业对自己的信任,但信任这东西培养起来很困难,但想要毁掉却十分的容易,甚至可能只是一瞬间的事。

    特别是现在李重业年纪还不大,也正处于快速成长的阶段,所以在短时间内,他的性格就可能发生很大的变化,所以绝不能把什么事情都寄托到他的信任上去。

    更何况张纵之前就有一个很好的例子,就是那位大名鼎鼎的长孙无忌,说起来他和长孙无忌还真是有点像,两人都是外戚,而且也都是极有才能,与皇帝的关系更是十分的亲密,但当李治对长孙无忌起猜疑的那一刻起,再亲密的关系与信任也没有用,这就是赤裸裸的权力之争。

    张纵可不想变成第二个长孙无忌,更不想毁掉与李重业好不容易培养起来的感情,所以干脆主动避嫌,让自己暂时从朝堂上脱离出去,另外他也想趁着这段时间

章节目录

盛唐小园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亿万爹地要征婚只为原作者北冥老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冥老鱼并收藏盛唐小园丁最新章节